入学咨询: 400-6200-333 校历

我们曾经跨过山和大海,然后呢?

2019-03-07

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

一群人可以走得很远

一个团队可以走得很有意义?

编者按:

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很多人选择既然如此便“随遇而安”,用淡然生活当做懒惰的借口,用“与世无争”作为放弃的口号。然而,不开始、不挑战、不突破,你怎么知道自己不会成功?当我跨越了山和大海,我发现,失败只有一种,那就是“半途而废”。在青岛墨尔文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是学校引进的爱丁堡公爵奖励计划的参与者,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打起背包,踏上旅程,探索与挑战,收获的是感动,积累的是一生中宝贵的财富。

项目简介

the Duke of Edinburgh InternationalAward——爱丁堡公爵奖创立于1956年,由英国女王的夫君菲利普亲王(爱丁堡公爵)发起,鼓励14到24岁的年轻人参加社会活动,积极锻炼身体,发展兴趣爱好,并热心助人,用乐观的心态面对生活。

2016年2月21日,12名来自青岛墨尔文中学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踏上了爱丁堡项目香港之旅,开始了他们为期六天的户外体验之行。参与者Yuki Hu 在旅程结束后,与大家分享了全程的心得体会,让我们跟随着Yuki的记录,一同感受心灵的成长:

装备篇

图里的东西,除了钱包是一出门Mr.Ranson(此次活动的带队老师之一)就说不用带的东西之外,其他都带上了。出发时在酒店称重14.5公斤,回来的时候在机场称重10.3公斤(去掉了气罐、食物和水、相机放进随身行李等等的重量)。

其实还是背了些没用的——喝的,根本没精力去喝;浴巾,有两个营地有冲凉,但是没错,是凉;衣架,换下来的衣服都没有再穿,回家再说吧;雨衣,天气预报每天都有下雨的可能,实际很幸运地只有第一天下了,冲锋衣的防雨功能就够了;拖鞋,只穿了一次,太冷了穿不住虽然有一段一直在海边走,但我们的行程和速度并不允许我换下鞋去玩玩水;围脖,衣服的中高领也就够了;墨镜,这几天根本没太阳;纸巾,队里面带的卷纸都用完了,我的这包没开封,其实我们也没多带太多,就一卷,是吧……

然而我们并不能扔掉我们不需要的东西,所以得一直背着。嗯,就是这样。

有些东西真的非常实用,比如一双好的登山鞋,舒适、防水,四天下来脚有多疼、起不起泡,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此;防水的冲锋衣或者皮肤风衣;保暖的绒衣;头灯,晚上扎营和最后一天凌晨上山,必须要有;手表,因为每天要走的时长必须超过8小时,休息时间不算在内,我们必须得有时间概念来控制我们的行程安排。

学校的炉头,在香港买的气罐,什么的都还挺好用的;还有净水药片,主要成分是氯化银,净化出来的水化学味道很淡,反正我就正常地喝了。

后悔没带的东西:更厚一点的睡袋,晚上的故事后面会写。手套,爬山又冷又被草划的时候。登山包,忘了拿另一个70升的了,50升的这个大小够用,但是太老了,里面老化到掉渣,每次拿东西满手渣,洗漱完满脸渣……

饮食篇

这几天吃饭,基本上就是早上烧一锅热水,一桌人的泡粥泡燕麦冲咖啡就够了,加坚果和肠。午餐面包和肠还有罐头什么的。晚餐吃面,两天意大利面配酱,一天日本汤面。晚餐过后刷碗洗漱就睡了,一天内饿了吃坚果吃能量棒。毕竟在户外,也就这样了。带了青汁,想补充fibre,也并没有弄。Mr.Ranson老师也不是那种喜欢吃菜的,我目前看到他喜欢的就是肉肉肉和甜甜甜,哈哈……

爬山确实会很饿,我前几天到还没怎么样,可能是身体里存了太多的营养储备吧,带了七根能量棒,前三天每天只吃一根,第四天爬山吃了四根……我当时想着从明天开始减回食量,不然会很恐怖。
做饭的时候很简单,因为基本就是烧水等水的过程...我也并不知道为什么四个人吃着煮面,分着一包酱,还都吃的那么开心,浑身暖洋洋的。

第二天是Jane的生日啊,我们在海边营地的那一晚,烤了棉花糖,一如既往天堂一般的美好?。 近期不想再吃任何坚果了,现在吃什么坚果都没有味道,嚼蜡一样。

每个晚上都会冻醒六七次,无论怎么蜷着,搓身体,暖宝宝,都没有用。更深露重,靠着帐篷边其实都是湿湿的,我那双冰冷而作痛的腿简直不想要了,那种无助让人只想骂人。每夜都是醒来,在心里骂着睡过去,再几十分钟之后冻醒,反反复复直到天亮。

走路并不是一件多费心神的事,所以这几天虽然每天11点多睡,早上6点来钟醒,每天比上学的时候清醒得多,I mean,上学的话每天总有困的时候,而这几天白天走路的过程并没有。

最后一天为了看日出,我们晚上8点半睡的觉,1点半起床,3点开始爬山,一直到中午12点结束行程。之后从坐上车以后起,每一个坐下都是睡觉,一坐下就能睡,补不完的觉。在飞机上朦朦胧胧下飞机想明白了:毕竟在车上不管是哪里,也比这几天睡觉的环境强。我怕我倒在宿舍的床上,明天早上起不来了就,我也更怕一觉起来,记忆都模糊了,所以赶快写出来。

“户外治一切矫情”

户外治一切矫情,Anna说。什么洁癖,在户外都得妥协,倒不见得非要邋里邋遢,然而环境迫使你没有条件纠结在细小事情上。

第一天小雨大雾,能见度有10米?对于路况还不熟悉的我们,以为山路真的有如此隐蔽,没想到我们根本没找到山路,而是自己开辟了一条...在草中泥中跋涉,太湿滑的地方干脆坐在草上滑......对,一尺多高的草杆,韧着勒过你的腿,带着刺的茎缠在鞋面上,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不care脏不脏的事儿了。

自己净化水,用凉水洗脚,用手触碰一切自然中的粗犷质地。风在脸上留下痕迹,树枝在手上留下痕迹,泥在裤子上留下痕迹,这些都是我们一路走来的印证。

小时候出去旅游看到背包客,觉得很不理解:好好拖着箱子,放在酒店里,一身轻出来玩多好啊,再说了,那么多行李,一个包怎么够用啊?

现在我能体会到这种行走的乐趣所在了,而且——如果住青年旅馆的话,登山包里不用放帐篷睡袋防潮垫枕头炊具每天口粮,其他东西确实不用多大地方啊。

第三天扎营在一个小镇附近,穿过小镇,听到有人指着我们说:“她们是真的背包客诶!”我们都要笑喷了好嘛

行路难

行路难,行路难。爱丁堡金奖要求每天走路8小时,不算休息时间,要记得我们每个人都一直背着身体四分之一重左右的背包。速度不要求,但我们总是有追求的,Ultimate 6 速度一直挺快的。

没有人之前做过任何类似的事情,我们的身体当然不适应长时间负重走路,腿和脚没有一个地方不在疼,每天快结束的时候,每走一步都是艰难,每一步都是费了大劲儿的。

我最疼的是肩膀,背包似乎要把我压倒,死死地勒着我,像是背了一把刀,刀刃就卡在我的肩背上。

下午三点左右会是我最累的时候,那个时候大家都会很安静,只是各自默默地走着,各自忍受着自己的痛苦。头脑放空,不想别的事,只是自然地感受身体的每一个部分,感受它的痛苦,感受痛苦慢慢消散,因为你的神经已经适应了。你并不思考怎么走路,只是默默地看着你的身体,自己组织着脚步,其实准确的说是你脑子里潜意识的部分,在不需要你觉察的情况下,自己组织着。有的时候它会出错,你会一绊,或者一滑。

很多时候不能全靠无意识,因为有意识你都控制不了。最后一天凌晨爬山看日出,山的坡度比在地图上看等高线的时候更恐怖,经过了三天折磨的我,腿已经废到极点。那些石阶每一级都那么高,每抬一次腿都是痛不欲生,那点儿伤痕累累的脆弱肌肉,撑不起我的躯干,和它肩负着的背包。那一个小时日出前的黑暗,是我整个expedition中,最难的一段。

从这几天的身体疼痛反应来看,登山真的是一个全身性的运动,不光是腿,上肢和核心都要有所准备,所以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练起来了。

其实熬下来这一路的我们,回头看看,正是因为有那些难关,才让我们的征程更有成就感和满足感啊,经历了黎明前的黑暗,也没看到日出。。。(因为大雾)。。然而在到达山顶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我心里的霞光万丈。

队友篇

最后一天最后一段路快到结束的时候,就是我们8小时时长已经够了,已经完成了远征要求,剩下要走的路只是到达巴士站,我看了看我们Ultimate 6的人,Anna,Catherine,Doris,Jane,Yuki,Mr.Sprietsma。因为我们是唯一一个U6年级的队伍,所以取了这个超级6的名字……我们里面没有谁是体育特别强身体特别好的,而且全是女生,然而最后决定参加爱丁堡计划的确是我们5个,而且我们这么好地完成了。

我们一路上有分工配合,有包容,有沟通鼓励。我们就是如此疯狂地第一天自己开辟了一条路,最后一天半夜爬上了凤凰山顶,那个时候要是没有你们,我肯定完成不了,这一路上没有你们,8个小时的路怎么可能实现,十几公斤的包怎么可能背的动。

Mr Mark Sprietsma,自称马老师,在这四天三夜之中主要带领我们这一组。爬山好厉害...各种像猴一样从没路的地方直上直下,在我们都快趴下了的时候还有劲儿跟我们赛跑...而他们都是和我们一样负着重一路下来的。一路上很多的照顾,也多亏了和他谈笑风生,每天的漫漫长路才不那么难熬。这几天诞生出了太多的梗,写都写不出来,这些会成为我们ultimate 6,对,现在包括着马老师的6人组的秘密语言。

感谢遇到了你们,我们背着包走着的身影,让我想起“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一群人可以走得很远,一个团队可以走得很有意义。”么么哒,Ultimate 6。

结束语:

文已至此,小编想起了曾读过龙应台的一段话:“上一百堂美学的课,不如让孩子自己在大自然里行走一天;教一百个钟点的建筑设计,不如让学生去触摸几个古老的城市;讲一百次文学写作的技巧,不如让写作者在市场里头弄脏自己的裤脚。玩,可以说是天地之间学问的根本。”而大自然所教给我们的又何止是书本里的学问?我们曾经跨过山和大海,然后呢?

图|Yuki & Mr.Sprietsma